科举院试博物馆设在学政试院旧址,在清康熙至光绪年间,一直是扬属8县考生员(秀才)的试场,故又称“学政试院”。明清时代是江苏学政进行科举考试,考选扬州府所辖州县生童的地方。至少有101位学政在这里主持过三百多场考试。这里曾经名人辈出,文采飞扬 ...     [详细]
科举院试博物馆地处历史文化名城江苏省泰州市主城区中心。 泰州市,江苏省地级市,长江北岸水陆交通枢纽,新兴工业城市。位于扬州市与南通市之间,地处澛汀河、南官河与通扬运河交会,通扬公路经此,是里下河地区的入江门户。
门  票:成人票 30元/人
开放时间:8:00 - 17:30
地  址:泰州市海陵区府前路2号
传真号码:0523-86232827
联系电话:0523-86232827 86232869
知识普及

唐中宗時國子監制度成熟 延續千年至清朝廢科舉時

  唐朝的大學,在唐玄宗時增加了一所廣文館,不過唐之大學一般指國子學,太學,四門學,書學,律學,算學。此六學皆隸國子監。其為唐政府主管的教育機關,駐長安城的務本坊。

  國子監制度並非固有,也並非不變。它在唐高祖時為國子學,隸太常寺。至唐太宗貞觀元年,公元627年,國子學從太常寺獨立出來,為國子監。唐高宗時,先改國子監為司成館,后又恢復為國子監。至唐武則天光宅元年,公元684年,再改國子監為成均監。武則天崩,唐中宗即皇帝位,遂又恢復為國子監。事在唐中宗神龍元年,公元705年。

  國子監制度終於成熟穩定,並得以延續一千余年,至清。清末廢科舉,遂立學部,出現了大學堂,於是國子監就隻掌文廟辟雍典禮。到中華民國,以教育部取代清之學部,蔡元培為首任教育總長。

  唐太宗貞觀四年,公元630年,在國子監立孔子廟,以向聖人致敬。唐也有二石經立國子監,一是唐玄宗所書並作序且作注的台石孝經,二是唐文宗支持所制之開成石經,以供生員學習。黃巢攻掠唐長安,孔子廟盡為灰燼,惟二巨碑得以存焉。韓建縮建長安城,當棄便棄,不過他將台石孝經移入,以免其廢。過了幾年,劉鄩在長安執政,又把開成石經移入。此二巨碑現在藏西安碑林博物館。

  國子學是唐朝的最高學府,設國子博士5人,正五品上,設助教5人,從六品上。一般百姓子弟,不當有入國子學的念頭。國子學所招生員,包括三品以上子孫若從二品以上曾孫,勛官二品之子,縣公和京官四品帶三品勛封之子。顯然,全是貴族。其以儒家經典為課業。

  太學也是唐朝的最高學府,設太學博士6人,正六品上,設助教6人,從七品上。太學所招生員,包括五品以上子孫,職事官五品期親若三品曾孫,勛官三品以上有封之子。留學生多在太學讀書,凡高麗,百濟,新羅,日本,高昌,吐蕃,都曾經有生員於斯學習。也以儒家經典為課業。

  四門學屬於高等學府,設博士6人,正七品上,設助教6人,從八品上,設直講4人。四門學所招生員,包括勛官三品以上無封之子,四品有封之子,七品以上之子。庶人之子,有奇才的,也可以入四門學。仍以儒家經典為課業。

  律學是培養司法人才的學校,設博士3人,從八品下,設助教1人,從九品下。律學所招生員,為八品以下之子和庶人之有學青年。

  書學是培養書法人才的學校,設博士2人,從九品下,設助教1人。書學所招生員,皆為普遍官員之子和庶人之聰明青年。

  算學是培養天文學和數學人才的學校,設博士2人,從九品下,設助教1人。算學所招生員,也是普遍官員之子,庶人之聰明青年。

  廣文館也屬於唐朝的高等學府,設博士4人,正六品上,設助教2人,從七品上。在此專門培養國子學中攻進士科的俊杰,庶人之子是免進的。

  唐朝近乎300年,不同階段所招生員不盡相等。唐太宗時,生員多達3260人,唐玄宗時,生員也多達2210人。安史之亂以后,生員銳減,反映了社會的盛衰之轉。一般四門學生員最多,足有生員500人,書學生員最少,有時候僅僅10人。年齡14歲以上,19歲以下,律學可以放寬到18歲以上,25歲以下。

  國子監的主要職務構成是:祭酒1人,從三品,司業2人,從四品下,有丞1人,從六品下,主簿1人,從七品下,錄事1人,從九品下,府7人,史13人,亭長6人,掌固8人,典學18人,廟干2人,大成4人,其編制頗簡。國子監祭酒固然不如三省六部重要,不過此職務掌儒學訓導之政,尊榮之至,非碩儒定不授之。

  韓愈為文學家和思想家,一生有數次用事國子監,其經歷顯然攜帶著這個教育機關的幽情。

  他34歲赴長安候選,得授四門博士。其素懷救世之思,也希望富貴,俸薄之崗位難以養家,遂使他郁悶。然而對求學問道的青年,他竭心盡力,敢於以師自居。有感於17歲的李蟠堅持執弟子之禮,他說:“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,聞道有先后,術業有專攻,如是而已。”其舉一反好為人師之態,震動朝野,有士側目,有士罵,但韓愈的弟子卻越來越多。幾年以后,他遷監察御史。

  39歲,他在江陵法曹參軍任上得授權知國子博士,可惜返長安不久便陷進了官場是非之漩渦,遂請司東都,赴洛陽。兩年以后,韓愈任國子博士,不過洛陽的國子監甚為冷清。

  唐憲宗元和四年,公元809年,韓愈遷都官員外郎,不過仍司東都,居洛陽。至唐憲宗元和六年,公元811年,得授職方員外郎,欣然奔長安。遺憾的是,旋以妄論華州刺史而改任國子博士。此間,他做文章盡情自嘲,並輕放其箭以射宰臣。有的觀點已經是箴言了,他說:“業精於勤荒於嬉,形成於思毀於隨。”他說:“動而得謗,名亦隨之。”這些都特別耐人尋味。

  53歲任國子監祭酒。以韓愈在長安的影響,國子監的生員多很喜悅,有的興奮地說:“韓公來為祭酒,國子監不寂寞矣!”雖然韓愈長國子監隻有數月,不過他非常清楚問題之所在,遂進行了適度的改革。對太學,他請求常參官八品以上之子便允許入之。對四門學,他請求長安500裡以內,無其資蔭而有其才業之青年,允許入之。一旦放寬入學資格,非貴族之子便有了晉升的機會。除此之外,他還請求給庶人之子提供基本的經濟保障。

  務本坊北抵皇城,南界崇義坊,西連興道坊,東接平康坊。有漕渠過其南與其東而流,想起來務本坊一定木茂草豐了。宋敏求嘗有考察,指出其南北縱大約350步,東西橫大約450步。今之考古測量認為,其南北500米,東西700米,面積35萬平方米。

  務本坊有進奏院,先天觀,還有幾個公侯的宅院,這些盡在東部,大約佔其坊的一半。務本坊還有國子監,在西部,大約佔其坊的一半。

  出於強烈的興趣,我夜覓國子監的蹤影。它當在今之西安城永寧門以外,長安路北段偏東之區域。資料顯示,務本坊處東后地與文藝路之間,如此,國子監的方位可以知道了。可惜再三相問,多不知道有東后地。終於在國槐下遇一老者,他指出,東后地就是仁義村一帶。借光從西向東走過去,皆為高樓大廈,有世紀金花時代廣場,香港宏信國際花園,大使級公館,嘉仕堡國際公館。其皆踞地戳天,看起來又強又霸。毫無痕跡,毫無感覺,遂彷徨於森然的鋼筋混凝土建筑之下,心有所動,想呈一提案,請西安相關部門於斯立碑,注明:唐長安的大學在此。花一點錢,便存儲了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,不亦樂乎!

  (作者朱鴻,為陝西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,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)